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遥远的野山

发布时间:2019-09-14 07:39:00
1
在黑龙江的下游,有一座绵延百十余里的无名野山。野山的北面是黑龙江,它的南面是一望无际的广袤三江湿地。在这方圆几百里之内,除了在山坡北麓有一个叫克伊戚力的小山村外,再难得见到一缕炊烟了。
克伊戚力背靠街津山,北临黑龙江。山里藏着数不清的飞禽走兽,江里有捕捞不尽的鲜鱼,瓦.盖津和生活在这里的赫哲人一样,靠夏天划船下江捕鱼,冬天上山狩猎为生。而赫哲人狩猎很少用猎枪,多是下套子,或者挖兽窖。
每年到了初秋季节,他们从漫无边际的漂筏甸子里割些乌拉草回来,搓成一根又细又长的绳子,隔一步远左右垂下个细绳套。等头一场大雪过后,把那布满绳套的套子布设在乌鸡、野雉或雪兔经常出没的草丛或榛柴棵子里,拴在灌木丛中,隔两天过去遛一次,哪次都不会空手而归。要是赶上那些从更北方乌鸡群飞回来,在下套子的地方觅食,一次套住几十只都不算稀奇。不过,想要窖住野猪、狍子或马鹿等一些大山牲口,则没那么容易了。
赫哲人多在没上大冻的深秋进山里挖兽窖。兽窖呈长方形,上宽下窄,一人多深。挖好以后,用树枝和野草棚好窖盖,撒土伪装,还得采些冬青或橡子撒在上面当诱饵。
冬青是一种寄生植物,多长在高大的杨树或椴树上,常年绿色。而到了天寒地冻的季节,山林里铺满了皑皑白雪,在遍地雪白的映衬下,冬青显得更加翠绿了,上面还点缀着一粒粒黄豆大小的红果,格外显眼,离老远都能瞅见。尽管食草动物多数都喜欢吃冬青,山里还有傻狍子之说。实际上,别管狍子还是马鹿,都不会傻到见到自己喜欢吃的冬青就赶紧过去掠食。它们总会在兽窖附近徘徊上几天,直到把周围的雪踩结实了,确信没有任何危险,才会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可还没等它们把那诱人的冬青吃到嘴,一蹄子踩空了,翻身落进兽窖。只要进了窖里,纵使它们有天大的本事,也别想再爬上来了,只能成为猎人的猎物。和村子里的赫哲人一样,瓦.盖津每年冬天都会进山林里狩猎。
这年的初冬,山里下了第一场大雪。瓦.盖津穿着狍子皮袄皮裤,头上戴顶貉皮毛子,手持一杆扎枪,带领着猎狗狼青进山里查看他的兽窖。刚上了一座山头,没等走到他挖的兽窖跟前,走在前面的狼青突然停住了,警觉地抬起头,死死地盯着前面,耷拉在后面的尾巴还轻轻摇晃几下。见狼青发现了猎物,瓦.盖津赶紧躲到一棵老橡树后面,朝山坡下观察:伴随着一阵沉重的脚步声,眼看着一只熊瞎子迈着蹒跚脚步从山洼的柞树林钻出来,一步步朝坡上走来。
那是一只足有五六百斤的大熊瞎子,离老远就能听到它那粗重的喘息声。到了冬天,多数熊都会钻进山洞或树洞里蹲仓冬眠,可个别的熊在秋天没有找到足够的食物,积攒下足够它们越冬的脂肪,只能在冰天雪地里继续寻找食物,以度过这个难捱而寒冷的冬季。瓦.盖津死死地盯着越来越近的熊瞎子,看着它那粗壮的四条腿,还有它那硕大的头颅。这工夫,熊已经发现了站在山坡上的猎狗,随即它伸直了脖子,不停地翕动鼻翼,一双小眼睛紧紧盯着前面的狼青。随后它撒开了四腿,疯狂朝山坡上冲了过来。
见熊瞎子冲了上来,狼青灵巧地一个闪身,躲过了熊瞎子那致命的一击,闪到它的身后,不停地前窜后跳,狂吠不已。连续几次都没有扑到狼青,那只熊突然站立起来,伸长了脖子,朝狼青大吼一声。
见那只不可一世的熊瞎子已经被狼青彻底激怒了,瓦.盖津趁机从老橡树后面闪出来,准备给它致命的一击。见有人从树后跳出来,熊瞎子立刻放弃了对狼青的追逐,转身朝瓦.盖津扑了上来。经常进山狩猎的狼青已经领略了主人的意图,赶紧跳到一边,观察事态的发展。一旦主人失手,它会立刻冲上来帮主人一把。
瓦.盖津一边朝后退,一边寻找机会。见大熊瞎子已经快要冲到跟前,他趁机把扎枪斜支在冰冷而坚硬的冻土地上,双手紧紧握住扎枪的木柄,把磨得锋利的枪尖对准熊瞎子胸口下面那撮白毛。随着熊瞎子恶狠狠地扑上来,瓦.盖津立刻感觉到利器刺进皮肉中的快感。
剧烈的疼痛使那只刚才还不可一世熊瞎子的前腿一软,跪在雪地上,一股紫黑色的熊血随即喷了出来,射出去老远,周围的雪地被染得一片血红。
熊扑下来的力气很大,半截扎枪都刺了它的胸膛。被刺中的熊还在垂死挣扎,在雪地上不停地打滚。瓦.盖津趁机把扎枪 ,用足了全身的力气,再次刺进熊的胸膛。眼看着那只熊瞎子两只前爪死死地抓住刺进胸口里的扎枪,折腾了好一会儿,渐渐不动了。
见熊瞎子已经死了,瓦.盖津把插在小腿外侧的猎刀 ,走到那只死熊前,将它的肚子剖开,割出熊胆,随后割下一块熊肝扔给狼青,看着它狼吞虎咽地吞了下去,才解开缠在腰间的绳子,套在熊的脖子上,一步步拖下山去。
瓦.盖津的家坐落在村子东南角,房后就是这座巍巍野山。每年冬天,那间温暖的小屋子里总弥漫着一股烀野猪肉、狍子肉或熊肉的香味儿。可是这年冬天是个很不幸的冬天,娶过门还不到一年的妻子突然死了。他的女人死于难产,一同死去的还有他们没见过面的孩子。妻子死后,每次上山打猎回来,迎接他的再没有原来的温暖了,只有彻骨的寒冷。这样,瓦.盖津只能和猎狗狼青相依为命了。

2
狼青不仅聪明、凶猛,而且对主人还特别忠诚。到了关键时候,为了保护主人,不顾一切往上冲,似乎是准备以死来报答主人的当年救命之恩。
前年秋天,瓦.盖津带着狼青进山狩猎。在一片茂密的橡树林里,他们和一头三四百斤的大野猪走了个碰头。当他听到动静,赶紧停住脚步,还是有点晚了。只见那头脊背上立着一扎多高鬃毛的大野猪已经挺着两颗长獠牙,横冲直撞地冲上来。
见势不好,瓦.盖津慌忙挺起扎枪,用力朝大野猪刺过去。由于他没一点心理准备,慌张举枪迎战,结果这一扎枪刺偏了,根本没刺进野猪的胸膛,更没有伤及到它的心脏,只是把野猪刺伤了。
受伤的大野猪变得更加疯狂了,张开了大嘴,吠吠地狂叫着冲上来,一獠牙挑在他的裤腿上,随后猛地一摆头,将瓦.盖津甩出去一丈来远。还没等他从地上爬起来,那头大野猪再次凶狠地冲到他跟前,张开了大嘴,准备下口咬他。在那个生死紧要关头,狼青从野猪的背后冲上去,照准野猪的屁股,狠狠地咬了一大口,痛得那头野猪顾不上已经被它挑倒的瓦.盖津,转身去全力对付狼青,才为他赢得了极其宝贵的刹那间。瓦.盖津趁机从地上爬起来,随手抓起甩在一旁的扎枪,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刺进了野猪胸膛。
为了救主人,狼青被野猪锋利的獠牙豁开一条半尺多长的大口子。见狼青负了重伤,瓦.盖津顾不上那头已经死去的野猪,赶紧把狼青的伤口简单包扎一下,随后将它抱起来,走了十几里山路,直到天色蒙蒙黑了,才回到家里。
进门以后,他找了一根缝衣针,点上松木明子,在火上把针烧红,然后一针一线把狼青的伤口缝合上,又求懂点汉医的村民弄了点红伤药,捣碎后敷在狼青的伤口上。这次狼青受伤太重了,在家里养息了一个多月,才彻底痊愈。尽管瓦.盖津和狼青相依为命,可对克伊戚力村的村民来说,他们对这只猎狗的身世一直都很怀疑,简直让他们费尽了脑筋,不明白狼青究竟是狼的后代,还是一条猎狗?
那时候,瓦.盖津他爹还活着。那年秋天,家里养的一只母狗突然失踪了。有人看见那只狗钻进后面的山林,再没回来,估计被山里的野兽祸害了。类似这种事,在村里发生已经不止一二起了。所有独自走进山林里的狗,最后一只都没能活着回来。在那莽莽的森林里不仅有吃狗的狼群,猞猁更喜欢吃狗。每次吃完狗,则会醉得趴在大树杈上沉睡上两三天才能醒过来。可出乎所村民意料之外的是,半个多月后,那只失踪的母狗突然又回来了。又过了几个月,还生下了九只狗崽子。
听说瓦.盖津家里的母狗一窝生下九只崽子,而且长得和普通狗崽还不大一样,几个好信的村民赶紧到他家瞧稀罕。当时,那窝狗崽子刚睁开眼睛,在狗窝里吱吱叫着,到处乱爬。王老爷子蹲在狗窝旁边仔细看了好一会儿,指着一只狗崽子的嘴丫子,对瓦.盖津他爹说:“盖津老汉,你仔细看一看,这窝狗崽子的嘴丫子特别长,快咧到耳朵根上了,肯定不是狗,而是窝狼崽子!赶紧把它们摔死,免得长大后在村子里偷鸡摸狗,祸害众位乡邻。”
听王老爷子这么说,再加上母狗也确实在失踪半个月后才怀上的这窝崽子,瓦.盖津老爹心里也没数了,把一只狗崽子从窝里掏出来,正打算举起来摔死,却被儿子瓦.盖津拦住。看着那些胖乎乎的狗崽子,瓦.盖津实在舍不得把它们摔死,向父亲建议说:“我看不妨把它们扔到后山沟,能活就活,活不了饿死,也怨不得咱们心狠了。”
别看赫哲猎人杀只野兽连眼皮都不会眨一下,可从不会猎杀野兽崽子,何况还是一窝家里养的狗崽子,更下不去手。听儿子这么说,瓦.盖津老爹找了根绳子把母狗拴起来,让儿子把刚断奶的九只狗崽子全装在筐里,挎到后山,扔进那条几丈深的大沟里。
把那窝狗崽子扔了几天以后,瓦.盖津心里总觉得不是回事,一个人去了趟后山沟,想看看那些狗崽子是活,还是已经饿死了?他来到沟沿旁,朝下面看一眼。不过才几天的工夫,原来那些胖乎乎的狗崽子已经饿得皮包骨了,浑身呛毛呛呲,嗷嗷直叫,特别可怜。他本想下到沟底,把那些可怜的狗崽子抱回去,又怕以王老爷子为首的村民不答应,只能独自离开了。
过了几天,他再次来到沟沿旁,发现扔进沟里的狗崽只剩下六只了。可让他觉得奇怪的是,在沟沿上看了半天,一直没发现少的三只狗崽子。开始以为那三只狗崽子饿死了,可狗崽子饿死了,它们的尸骸该在山沟里,怎么找不到它们的尸体呢?他满腹狐疑回到家里,把这件事告诉了老爹。瓦.盖津他爹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样一来,那个谜团总在瓦.盖津的脑子里萦绕,经常跑到后山沟边,看那些被他遗弃的狗崽子。
狗崽子一天比一天在减少,却从来没有发现过死狗崽子的尸骸,都莫名其妙地凭空失踪了,实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这天,还没等走到山沟前,远远听见狗崽子的凶猛撕咬声,还有护食发出来的呜呜声。尽管那声音里透出一丝稚嫩,没有大狗掐架时那样暴怒凶猛,仍能从那稚嫩的怒吼声里听出一丝恶狠。他快步跑到沟沿前,探头朝下一看,顿时大吃一惊。只见一只狗崽子正把另外一只狗崽子摁在地上,掐住那只躺在沟底狗崽的脖子,正在拼命地晃动着脑袋,直到那只被咬住脖子的狗崽子一动不动,上面的狗崽子才松开了嘴。
这工夫,刚刚得胜的狗崽子听到上面的动静,立刻抬起头来,虎视眈眈地盯着站在沟沿上的瓦.盖津,而它前面的一只爪子仍旧摁在刚刚被它咬死的狗崽子身上,冷漠地舔舐着嘴角上的血迹。瓦.盖津怎么也不会想到,为了使自己能够活下来,这只狗崽子竟残忍地一只只咬死了自己的兄弟姐妹。只是十几天工夫,其余八只陆续死在了存活下来的那只狗崽子利齿之下。依赖啃噬自己兄弟姐妹的尸体,它不仅存活下来,而且长得又高又大,见到人立刻筋起鼻子,呲着雪白而锋利的牙齿,露出一副凶狠的模样。
瓦.盖津曾听人讲过九犬出一獒的故事,并且亲眼目睹了这只狗崽子的凶狠,知道是一只不可多得的好猎狗。他寻找到一个地势比较平缓的地方,走下山沟,将剩下的那只狗崽子抱回家,并且还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它狼青。


半年以后,狼青的个头和村里其它狗已经没有太大区别了,模样也越来越像狼了。只见它披了一身草青色的皮毛,两只耳朵直立,嘴丫子也比一般的狗要长出许多。愤怒的时候,立刻筋起鼻子,露出上下两排锋利的牙齿。尤其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时常会朝着悬挂在半空中的那轮月亮发出阵阵长嗥,引得山里的狼群随之应和,使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听到它那沁人骨髓的嚎叫声,一些村民集聚到王老爷子家里,让他赶紧拿个主意,想什么办法才能将狼青除掉。有人还说:“不赶紧想办法除掉这条畜生,早晚会给咱们村带来一场大灾难!”
坐在凳子上的王老爷子,撮着腮帮子想了好一会儿,终于想出个主意,赶紧把大儿子王德林叫到跟前,如此这般地吩咐了一番。得到了主意,王德林领着两个弟弟到后山沟割了几棵芦霖回来,用刀将其剖开,刮取里面渗出的白浆,熬制成一块拇指甲大小的芦霖膏,夹在一块新鲜的狍子肉里,扔给守候在家门口的狼青。
像这样一块大的芦霖膏,别说一只狗,连一头老牛都能药死。谁知,那狼青见到扔过来的狍子肉,只是上前闻了闻,随后转身离开,根本不上当。一计不成,王德林又施一计。一天夜里,哥仨趁着夜色来到瓦.盖津家前,在大门口下了套子,然后故意弄出声音,想诱狼青在出来追赶他们的时候,一头钻进事先下好的套子里,将它活活勒死。可机敏的狼青听见了动静,并没从大门追赶出来,而是纵身越过一人多高的柞木杖子,虎视眈眈地蹿到跟前。见狼青从杖子上面跳出来,吓得哥仨抱头鼠窜,跟头把式地跑回到家里,将院门死死抵住,才顾得上朝外面张望一眼:狼青根本没追上来,只不过是场虚惊。

共 1 017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街津山”来由的传说,一部雄壮的英雄史诗。瓦.盖津一个传奇性的英雄人物,他勇猛、善斗,乐善、好施,更重要的是,他的心里有整个村子的人。为了村子里的人,他痛下狠心,杀死了相依为命,但率领狼群报复村民的狼青,而自己,也在与群狼的搏斗中倒下了。但是村民呢?他们给予瓦.盖津是怀疑,是痛恨,是绝情。这是多么 裸的对比。而最后那一把火烧得更不是房子,而是一个人的良心。作者语言功底深厚,对事物的描写准确、细致;情节一波三折,引人入胜,特别是最后的结尾,更是触动人心。推荐共赏。【编辑:瞳若秋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102 01】
1 楼 文友: 2012-10-22 22: 1:46 无数次看渔夫写到街津山里的故事,今天才真正的了解了街津山的再来,惨烈、英勇、无畏,而且又充满悲伤与苍凉,一个英雄的故事,可是读起来却让人万分沉重。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哪种水果能活血化瘀
脑缺血性疾病护理诊断
什么情况需要活血化瘀
小孩脾胃虚弱如何调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