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冲天斗神 第一百五七节 表亲

发布时间:2020-01-16 14:06:12

冲天斗神 第一百五七节 表亲

杨家庄。

公羊错双眼一眨不眨牢牢盯着面前灌满了炽红铁水的铸剑槽模,黝黑的脸上全是汗水,乍看上去,仿佛皮肤上涂抹了光亮十足的油。

张焱站在旁边,挥舞铁锤,反复锻打着一块成形的剑胚。

这里是杨家庄的锻造间,多达上千个铁毡面前,站立着数以千计上身****,在升腾烟雾与火光中忙碌的铁匠。他们身材魁梧,一块块肌肉在胳膊与胸膛上鼓凸出来。不时有汗水从身上滴落,溅在滚烫的钢铁表面,发出清晰入耳的“嗤嗤”声。

多达上千名铁匠,这种规模已经堪比楚****器作坊。在这些高大壮实的身影之间,还有无数青壮忙碌着。他们推着装满煤块的车子,把一块块矿石倒进炉中,很多人呼喊着号子,高高拽起捆绑着铁链的铁水罐,把温度惊人的红色液体倾倒池中。

兵甲铸造速度与杨天鸿最初的预计差不多。这段时间下来,他已经积攒了多达上万套次玄铁兵甲。

在俗世,玄铁仍然是极其珍贵之物。尽管有着来自归元宗的倾力支持,杨天鸿也没有奢侈到用玄铁打造普通兵甲的程度。主要材料仍然是上等精钢,其中只是掺杂了部分玄铁。饶是如此,制造出来的兵器盔甲已经极其锐利、坚固。刀枪剑戟削铁如泥绝不夸张,强固坚硬的盔甲足以保护士兵在战场上不受任何伤害。

所有兵器盔甲全部收入了乾坤袋。即便有人举报杨天鸿私藏武器想要谋反,也无法找到切实的证据。

这一切,都是伪装。真正的目的,还是张焱主持打造的那些一品玄兵。

尚未开锋的剑胚,已经多达六千。

公羊错和车俊等人花了大量时间,制成了六个黑铁戒指。

修士造出来的东西,当然不可能是黑铁这么简单。说是黑铁,只是形状外貌与黑铁差不多。所有戒指均以天星沙和玄铁精魄为主材,其中带有类似乾坤袋的容纳空间。张焱对杨天鸿提供的设计图进行过修改,每个黑铁戒指都可以储备多达上千件一品玄兵。其中。有灵活短小的飞刀匕首。也有浑厚锋利的标准长剑。

至于这些黑铁戒指的名字,当然还是沿用了杨天鸿最初的提议――――剑阵。

最初的设计构想,是每个剑阵内藏一品玄兵五百把。厚土殿修士张甫成是个天才,他提出:攻击半径五十米的范围内。五百把玄兵其实显得较为稀疏,覆盖效果不是很好。基于黑铁戒指的容纳空间与操纵剑阵消耗的灵能计算。最好的办法,应该把玄兵分为灵活与笨重两个类别。前者为飞刀,后者为制式标准的长剑。如此一来。容纳一把长剑的空间与操纵灵能,就可以转化为十至十五把飞刀。考虑到轻型兵器杀伤力不足。剑阵当中的制式长剑也万万不能缺少。如此一来,黑铁戒指的攻击模式就改变为以五十把一品玄兵为主,十倍左右的轻型飞刀为辅。只要朝着对手铺天盖地放出去。即便是筑基修士对上金丹修士,也足以把对方打得狼狈不堪。自保之力绰绰有余。

这种法宝彻底颠覆了修炼世界以往的固定概念。丝毫不考虑飞剑类攻击玄兵应有的灵活、敏锐、一击必杀的高命中率,完全以大功率一次性的狂暴火力输出为主。如果把飞剑看做是修炼世界的高精度狙击步枪,那么杨天鸿设计的这种黑铁戒指。就是不折不扣的220毫米大口径重炮。一颗高爆榴弹砸下去,也许不会把藏在掩体里的对手活活炸死,但巨大的杀伤力绝对会是对方重伤,甚至彻底失去行动能力。

一个当场被杀死的对手,一个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对手,其实没有太大区别。

归元宗前后送来了两万多斤玄铁锭。有了数量充足的矿石原料,还会有更多的玄铁锭运送过来。

这种黑铁戒指制作工艺非常复杂。杨天鸿也是借助了另外一个世界“暴雨梨花针”的设计图,才使张焱等人有了参考的标准。如今,剑阵设计图已经成为归元宗的最高机密,除了值得信赖的核心弟子,任何人都严禁接触,更不要说是观看学习。

山下的门人弟子们忙碌辛苦,山上的诸位殿主和宗主也没有闲着。有了杨天鸿定时送往山上的大量丹药,殿主们也得以腾出手来,对剑阵设计图进行反复修改,不断强化其功能。

烈火殿主熊杰在锻造方面有着惊人的技艺。刑殿殿主冷肃洛图殿主况聪联手,最熊杰制成的黑铁戒指进行改造。金丹修士出手制成的东西,当然远非张焱等人可比。最初试制成功的黑铁戒指容纳玄兵数量多达十万枚,玄兵质量也高达三品以上。若是在战斗中使用起来,足以轻松灭杀任何元婴级别的对手,甚至可以对分神级别高手造成重创。

十万支三品玄兵,这是一个极其恐怖的数字。归元宗虽然是锻造制器大派,却没有如此之多的库存。对此,钟元宇只能下令宗门弟子加快制作速度,尽量填补这枚黑铁戒指所需玄兵的空缺。

把杨家庄当做归元宗挑选弟子的训练场,效果已经初步显现出来。几个月过去了,总共有三十六名铁匠被发现颇有资质,送进了归元宗外院。

这还是杨天鸿刻意扣留了部分人手的结果。杨家庄这边的工作同样重要,在下一批新进工匠没有适应工作之前,他不会任由兵甲锻造流程出现空缺。

整个杨家庄都被巨大的禁制法术牢牢罩住。外人根本无法听见其中传来“叮叮当当”的锻造声响。灵水殿主刘雪冰亲自下山,为杨家庄施放了一个极具伪装效果的大型幻术。在外人看来,山还是那座山,地形也没有什么变化。建造其中的房屋数量远远没有实际上那么多,其实就是一个普通无奇的地主田庄,只是田地贫瘠,地里的庄稼长势不好,一看就是个穷困没钱途的地方。

锻造间修士的待遇与炼丹学徒一样,非常优厚。

张焱等人对杨天鸿能够拿出如此之多的元气丹很是惊讶。从炼丹学徒那边传来的消息,也让他们对杨天鸿这位小师弟充满了敬畏和兴趣。大量丹药供应的效果很是明显。张焱等人修为提升了一个层次。车俊又一次私下里开玩笑:若是照这种速度继续下去。最多只需两年时间,包括自己在内,所有派下山来的十名归元宗筑基修士,都会尽数晋阶为金丹宗师。

虽是玩笑。张焱等人却深以为然。

厚土殿修士甘俊对杨天鸿充满了兴趣,想要摸一摸杨天鸿的底。两个人以切磋为名。在杨家庄训练场打了一架。杨天鸿没有留手。一是因为甘俊乃是归元宗门人,可以信赖。二是需要对张焱等人显露实力作为震慑。甘俊被打得灰头土脸,发觉杨天鸿绝非表面上看起来的炼气士那么简单。从此。对于杨天鸿的任何命令,都是心甘情愿老实服从。

……

再有几天。就是国子监大考。

杨天鸿从藏书阁出来,刚走下山门梯道,看见对面走来一个身穿白衫。相貌儒雅的男子。

“宣武将军慢走,在下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杨天鸿有些意外。在国子监,从未有人对自己用过这种称呼。仔细看看,倒也知道对方的名字。

严康平。翰林院学士严励之子。此人目前只是白身,与自己一样,都是想要在国子监里搏个出身。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杨天鸿对着严康平拱了拱手,淡淡地问:“不知杨兄等候在下,所为何事?”

严康平丝毫没有朝廷大员之后的架子,他脸上带着微笑,态度很是随和:“明日恰逢国子监休沐,在下与几位好友欲往城外走走,游玩一番。呵呵!不知宣武将军可有空闲?咱们一同前往?”

杨天鸿脸上也露出了笑意。他思考片刻,点头允诺:“既然是严兄邀请,在下无敢不从。只不过,这宣武将军的称呼还是不提为妙,免得你我之间过于生分。”

严康平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连连点头:“理当如此。也罢,是在下拘泥了。明日自当罚酒三杯,给杨兄陪个不是。”

……

第二日。

风和日丽,正是外出郊游的大好时节。

杨天鸿挑了一匹栗色骏马,带着亲随杨通、杨元二人,扬鞭轻骑,出了城门。在官道上没走多远,就看见驿站那里聚集着几十个人,好几辆车,另外还有一大群仆役。

对于严康平主动邀请自己外出郊游,杨天鸿觉得很是奇怪。他与严康平之间从未交集,不在一个班,得益于包打听古俊无孔不入的可怕人脉,国子监里大部分学生杨天鸿都能叫出名字。当然,这其实算不得真正认识对方。因为彼此之间从未打过招呼,形同于路人。

国子监里很有些权贵之后。对于这些人,杨天鸿从不畏惧,却也没有没有想过要主动结识对方。毕竟,归元宗的修士身份,使他对于俗世已经凭空高了一级,再加上宣武将军的武职……不夸张地说,若是这些官宦子弟的老爹来了,杨天鸿或许还会上前问候一番。倘若只是无权无职的纨绔,那么你趁早有多远滚多远,老子根本懒得搭理。

当然,这种事情也要分分人。严康平的父亲乃是翰林,在这个文贵武贱的世界,若是可以多一个文官帮手,总是好的。

看见杨天鸿主仆三人,严康平主动迎了上来,笑道:“杨兄来的迟了。如此,等会儿应该罚酒。”

杨天鸿跳下马来,客套虚应着:“家中有琐事缠身,所以来迟。不过,来得迟,总好过来不了。”

这句话说得很有意思。当下,一群身穿华服的人转过身来,看待杨天鸿的目光也多了几份兴趣。

“说得好:来得迟总好过来不了。宣武将军果然是个妙人。”

一个身穿青灰色袍服,英俊儒雅的青年大步走过来,对着杨天鸿拱手行礼,神采飞扬地笑道:“在下宣俊德,就顺着严兄之后,称呼一声杨兄如何?”

杨天鸿回礼,严康平在旁边笑着介绍:“宣兄之父乃是吏部侍郎。以后,说不得我们几人的前途,都要落在宣兄身上。”

严康平很会做人,介绍顺带着恭维。宣俊德也不客气。脸上油然生出一股淡淡的傲意。

一圈介绍下来。所有人都是朝中权贵之后,在人群里,杨天鸿忽然发现了一个躲躲闪闪的身影。

那是自己的表弟杨虎。他显然很是畏惧杨天鸿这个曾经胖揍过自己的表兄。虽然在国子监后山上有过还算可以的接触,杨虎却无法消除对杨天鸿的畏惧心理。只不过。两人都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种场合遇到对方。

看着杨虎。杨天鸿微微皱起了眉头。他对杨虎已经没有了最初的厌恶,却也谈不上喜欢。可是不管怎么样,杨虎和自己毕竟是一家人。身上流着相同的血脉。

严康平在旁边插进话来:“杨兄不是最慢的一个,还请耐心多等一下。人齐了。我们这就上路。”

杨天鸿略点点头,却见杨虎朝自己走过来,到了面前弯腰行礼。带着几分发苦畏惧的表情,很是恭敬地喊了一声:“表兄。”

杨虎也是没办法。早知道杨天鸿在这里。他就不来了。现在既然已经撞见,只能硬着头皮过来打招呼。

杨天鸿的反应却没有杨虎想象中那么强烈。虽然没有笑,态度倒也不算那么冷漠:“今天天气不错。出来走走,也是好的。等会儿聚在一起,咱们兄弟也好喝上几杯。”

杨虎很是意外,也有些受宠若惊。

此前在广平候府过年,被杨天鸿暴打一顿,杨虎从此知道了杨天鸿的厉害,也明白了自己与这位表兄之间无法逾越的巨大差别。何况,自己身上连官职都没有,表兄却已经是朝廷四品宣武将军。痛定思痛,杨虎决定老老实实做人。而且,必须要在杨天鸿面前低头认错,以求得原谅。

杨虎原本以为必须要在杨天鸿那里受些讥讽****,方可过得这一关。没想到,上次在国子监半山集市,杨天鸿没有对自己冷嘲热讽,也没有肆意打压。杨虎当时以为是杨天鸿有朋友在场,没想到对方的态度如今还是这样。以己度人,杨虎顿时觉得激动起来,言语上也有些迟钝,脑子里却很是感激这位表兄。

有了这种想法为基础,两人说起话来,气氛也就显得轻松。

杨天鸿问:“你怎么也在这里?”

杨虎回答:“严兄此次邀约的都是朝中显贵之后。我与严兄颇为熟识,自然也就跟了出来。”

对此,杨天鸿只是淡淡一笑。

旁人的事情,与自己无关。

他与严康平之间关系平淡,只是出于好奇,这才出来走走。若是合得来,玩得高兴,就多留些时候。若是这些人难以相处,大不了拨马回头,远远避开。

官道上远远驶来一辆马车。此车装潢奢华,板壁和车辕上雕刻出漂亮精美的花纹,拉车的四匹白色马极其雄骏,车夫的技术巧妙灵活,一看就是出自富贵人家。

这辆马车一路上吸引了众多目光。杨天鸿站在远处,看到周围来往人群都对马车指指点点,脸上全是羡慕和倾叹的神情。世人羡慕功名富贵,倒也不足为怪。只不过,这辆马车实在太过于奢华,尤其是拉车的马匹居然多达四匹,显然是亲贵王爵之类的人物。

皇帝乃是八马之驾,郡王至亲王级别的皇家亲族可用四匹,至于平民、官员等等,最多也就是两匹。此乃礼法,任何人不得违背。否则,一律按照谋反之罪问处。

看见马车驶了过来,严康平等人主动迎了上去。杨天鸿注意到,站在自己身边的表弟杨虎神情顿时变得激动而紧张。他用力互握着双手,不断擦抹着额头上的汗,身子还微微有些发颤。现在是一天之中阳光明媚的上午,温度不冷不热,最是舒服,也不知道杨虎身上究竟哪里来的那么多汗?究竟是因为太热?还是什么别的缘故?

马车在驿站前稳稳停住,一个娉娉婷婷的窈窕身影从车上下来,顿时耀花了所有人的眼睛。

她的身材的确不错。绛红色高腰束裙使饱满的胸部高高挺起,透明丝质布料的袒胸裹巾从腋下露出一角。这种穿法虽然符合女性着装,却是家中没有外人在场时候较为开放的方式。襦裙的布质很是细软,也不知道此女究竟用了什么方法,内裙紧贴着皮肤,透过朦朦胧胧的光线,可以看到两条笔直修长的大腿轮廓。这种做法相当于另外一个世界的丝袜,只是透明感没有那么清晰,可是对于男人的诱惑力却同样强烈,而且更具妩媚和妖艳。

大楚风气开放,对于女子的道德要求虽然严苛,却也没有达到另外一个世界古代那种近乎残酷的标准。但不管怎么样,女子在家与在外的穿着打扮,本质上仍然有着完全不同的区别和讲究。一句话,若是你一个人阁楼房间里,就算只穿着肚兜亵衣乘凉,也没人会因此说你一个字的不是。可如果穿着这样的衣服跑到大街上抛头露面,那就是赤裸裸的有伤风化。(未完待续。)

临猗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海口市第四人民医院怎么样
山东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六盘水癫痫医院官网
西宁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