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哥乐窟

发布时间:2019-09-13 03:37:26

钱很多很不满意自己的名字。他的父母,一个是手工作坊的绣娘,一个是做瓦罐的工匠,想要儿子生活过得好,就在他出生时给他取了个这个名字。
钱很多不想承认自己是个啃老族,但他也认为自己对于赡养爹娘未能尽力,这是他的痛苦之一。他的爹娘做梦都想为他奉献什么好处,只要儿子过得好,但他们也只能养活自己而已。钱很多为自己不能给父母带来任何物质上的东西而惭愧,不过他也知道父母不介意。
钱很多的房子是个二层小阁楼,在花香蝶舞胡同,这花尽了他父母的半辈子积蓄。他娶的媳妇,也是父母到处托人最后高价娶进门的一个和家人逃荒到此的外乡女子,等于是买进门的媳妇。
媳妇的名字叫诗月,人长得真是如诗如月。但脾气性格,在对待相公钱很多方面,如师如狼。公婆为此很是不满,明里暗里说过媳妇,她冷着脸听也不吭声,但该怎样还怎样。
公婆说媳妇不行就说儿子,要他振作夫纲,儿子便面唯唯诺诺,一回到家见了媳妇,还是很乖,比在父母面前乖。伤心的父母搬到乡下租房子住。钱很多就俩头跑。
在父母家住几天,养的胖胖的,回了自己家住几天,养的不胖不瘦,耳朵里全是茧子,他媳妇唠叨的,所以他爱去父母家,父母为此欢迎并不满儿媳妇可是也不能说啥,毕竟儿子还要和人家过日子,况且,儿媳妇还是那么美,除了脾气不好,平时不出门,不乱和人交往,尤其是不嫌自己男人穷。
钱很多有个工作,一般的人都不喜欢,但都需要,掏下水道的工人。哪里的下水道堵了,哪户大户人家的下水管道不通了,都来找钱很多。这样的活不是天天都有,所以钱很多的钱,也就是又一阵没一阵的。他就给自己找了个兼职。他在戏园子卖桂花糖。他的桂花糖超好吃,卖的很快,剩下的功夫还可以看会儿戏。诗月说他的一双手很有特点,又会掏下水,又会做甜糖,后边的收入抛去戏园的抽成,就全给诗月了。
一年到头勤苦赚钱,身上见不到什么钱,家里也没啥。父母那里跟别提,连带二老去趟县城的大馆子都是个奢望。所以,钱很多就拼命的想发财,想在这个花花世界,拥有很多的奢侈品,满足父母妻子的心。他觉得最对不起的人就是这三人。
他很不满意自己的名字,手头钱不多,也挣不上啥钱,可是还叫钱很多。就在他做梦都想挣钱的时候,有人找到他。


找他的人叫古二,人可是一点儿都不二。转动一双乌黑溜圆的眼睛,就像俩只小老鼠在飞跑,一般人都怕和他打交道。他在钱很多的行业会所,其实就是一个小破房子,还是几个掏下水工人筹钱租下的,找到钱很多,很谦虚的笑着。
别的工人都躲开了。他们觉得和古二打交道,赔本赚吆喝。
古二问:“钱很多,有个赚钱的机会,你要不要?”
钱很多愣了,问:“啥呀?”
古二切切的笑着,猫见到鱼一样凑过去,嘴贴近很多的耳朵,就像热恋中的小情人那样,甜甜的说:“这几天晚上,去个地方打工,不过,是我介绍的,我要抽提成,五五分账。”说完一看钱很多的脸色,又补充说:“不是干违法违背人伦的事儿,就是,你去给一个地方掏下水,那里很不好陶,可是,老板给的工钱高呀,去不去?”钱很多问:“哪里?”古二说:“哥乐窟。”钱很多咽了口唾沫,坚决的说:“去。”
哥乐窟前身叫销魂窟,原是一位亲王花巨资所为。一个高大华丽宅第里,房间或富丽皇,或清雅脱俗,有的大厅可以豪赌,有的厅房听小戏,有的厅堂有各种新花样的游戏。这里吃的,摆的,用的,精巧无比。达官贵人,乡绅名流,有钱豪富,都爱来。
只是前一阵,亲王犯了事,销魂窟被官卖抵债,被一个神秘的人物买下,又重新装修了一下,新增不少项目,其中据说,有个让富豪和女人热血沸腾的地方叫,琳琅厅,里面卖的东西都是奢侈品,是身份和地位,财富的象征的货品。
这阵子去的人海了海了的,里面还有很多美女,因此改名叫哥乐窟。
钱很多一口答应,当下商定工钱,就回家收拾东西,这一去,得连着三天,得分别和父母妻子说清楚。先去的父母家说遇到个大主顾,父母叮嘱他小心别累着。回了自己家,诗月阴着脸,吓得钱很多几乎脚步飘起来。他吃吃的说清了要外出上工三天,诗月的脸几乎掉脚面,声音就像狼外婆:“死去吧。”他吓得声也不敢吭,背着工具袋就出门,跑出老远,还是觉得老婆的目光飞梭一般追了过来射在后背。


哥乐窟,在钱很多的眼里就是人间天堂,处处都那么华美,只有梦里才见过。里面的姐妹也那么好看,只怕图画上的美人也比不过,哪个都不次于在钱很多心里美如天仙的妻子。
他定定心神,老老实实的掏下水。一看下水道,他就皱眉。这里的人都吃什么了?油腻腻的全把下水道堵了。他认认真真的掏着,长长的铁丝和木制长把弯头铲几乎都被油腻脏污没上了。全身都是臭汗。
提前完成了任务。哥乐窟一个眼睛水汪汪,嘴角不断往上翘的男人,一身的绸缎衣衫,领着他,到浴房痛痛快快快的洗了个澡。洗完,换上一身干净新鲜的衣衫,出来,又有俩个岁数不大的清俊少年后生对着他,用一个小喷壶使劲的喷香水,一股玫瑰味儿。
好容易东躲西藏的,俩少年才住了手,又有个小伙儿,领着他到前面。那是个精雅的花厅,里面布置了一桌丰盛的酒席,古二几经在吃吃喝喝。俩个盛装美女陪在他身边。他边吃,边嬉皮笑脸的对着美女毛手毛脚。
古二一抬头看到钱很多,伸手笑着招呼他。钱很多不安的坐下来。又有俩美女坐在他身边。哪个都是闭月赛诗的美,如诗如月就不在话下。
钱很多闷头大吃,心想,这好的东西爹娘和妻子吃不上,悲哉。这样一来,心情就受到影响,俩美女主动对他亲热,他反倒躲了一下,最后实在躲不过就说:“我刚从粪堆里爬出来。”俩美女不听,笑容甜的吓死人,还往身上粘。
钱很多大声说:“我没钱。”他在心里合计,要是用美人的肉体之欢换取工钱,自己可不干。他亲眼见过,一个工友,给人干了半天活儿,最后主人家娘子用言语撩拨,这工友一时心活了,就捏了人家屁股一把,正好让主人看见,连打带骂,工钱一分不给,还把人赶走。钱很多也怕这样,他要钱。
美女们就像没听见,还往他身上招呼,钱很多跑到门跟前,一推,门关住推不开,他又跑到古二身后,哪知,古二笑着倒把他推到美女的怀里。四个美女围着他。
钱很多心里又惊又喜又怕,每个美女都这么热情。可是等等,她们媚笑的脸好像少了啥。钱很多的心思飞速运转,对了,那美丽的眼睛里没有真情,妻子就算再泼,可是脸上眼睛里在对着自己时,还是有一股子火火的的感觉,在她们身上就没有。坏啦,真要让她们得呈,讲好的高工钱就泡汤啦。
钱很多一个翻身滚入桌子底下,大声说:“你们要在这么的,我就,我就,在桌子地下拉屎。”美女们捂着鼻子跑了。古二皱着眉头说:“你呀就是掏下水的命,呸。”说时也起身走了。钱很多看了看桌上的好饭好菜,坐下来大口吃完,一抹嘴,想了想,一看衣服是干净的,就脱下一件小衫,把桌上的玫瑰卤鸭和松子糖包好,这都是老婆爱吃的,平时自己没钱买,偶尔买一次,看她吃的那个香呀。
刚包好,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进来,说带他休息。把他带进一个小小的房间,他一看床上铺的盖的,都是从没见过的好,也不客气,等那人出去,就放下包好的食物,脱光了上床睡下。半夜的时候,他觉得一个温热的肉体在自己的怀里蠕动,鼻子里一股要命的香气,迷迷糊糊的就想,好事来了。不觉就要有所行动。可是伸手却碰到床头的一包东西,哦,里面是给老婆带的一包吃的。他立刻就像被火烫了赶忙面向里墙,身子缩成一团,感觉那个温热的香滑的肉体还往自己的身体靠拢,一咬牙,就听“哎呦”一声,没了动静。他也没敢回头,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次日天明,一醒来就听有人吆喝,赶紧起来干活。他穿上衣服,被带到比昨天更脏的地方掏下水,他认真的干着。


干完了,还像昨天一样被洗浴,喷香水,带去吃饭,没有美女和古二了,好吃的比昨天的都丰盛。吃完,他又用一件小衫包好一碟豆馅包子和枣花酥,那时娘爱吃的。另外的一壶茉莉春也收在贴怀的地方,爹爱喝。这一晚无事。接下来几天就是个干活儿,干完活儿,管事的见他给他算工钱。完事了,古二不知从哪里出来,和他分完成,钱很多依然很满意,工钱不错。管事的就说,很满意钱很多的手艺,要他和古二在哥乐窟随便玩。
古二的眼睛几乎笑咪了,领着他,到处转。舞台上,有风情万种的舞娘扭着腰身跳舞,那身上衣服一件件边扭边脱,最后一丝不挂,台下的男人们眼睛都直了。钱很多眼睛也直了。可是后来有个看场子的逢人就端着个小托盘要钱,古二连向给了一两银子,钱很多犹豫半天又心疼半天,才掏出几钱银子。周围的人鄙夷的看着他,钱很多的脸火辣辣的,一下子就不直眼了,悄悄的退了出去。下面是个赌厅,钱很多手里很痒,脚下就要挪过去,可是又楞了。
他看见自己的街坊,家里开香烛铺的刘小官人,全身是血,跪在地上正向几个彪形大汉哭着求着什么。
钱很多走过去,刘小官人一把抱住他的腿哭着说:“钱哥哥,帮帮我。”钱很多看看周围的人,问:“各位爷,是怎么回事?”一个壮汉骂骂咧咧的说:“这穷小子没钱,上我们这里又嫖女人又赌博,结果没钱付账,把他家的地契拿来也不够,只好要他一条狗命。”钱很多一咂舌,想了想,把自己的工钱的一大半,大方的掏出来,递过去,问:“够不够?”
那汉子冷着脸接过数了数,一摆手,几个汉子都走了。最后一个对着刘小官人又是一口唾沫:“败家子。”刘小官人低下头全身发抖。
钱很多扶起他,说:“快回家去,以后不要再来了。”
他听说有个琳琅厅,想去看看,或许有合适的东西给老婆,给父母带回些。


琳琅厅很大,很亮,很琳琅。钱很多挨个货柜转着。眼睛也不够使了。
东西很贵,随便一样都是会要了他大半年的工钱。正转着,听到俩人说话:“这里什么也好,就是甜食差点。”是俩个衣着华丽的顾客便逛边随口说的。
钱很多扭头就去找管事的,他有了个主意。
和管事的说好了,他就直接回家。先回父母家,放下包子枣花酥和酒,留下点钱,数目不多,老娘居然留下泪,让钱很多心生悲壮,老爹眼圈也红了,这坚定了钱很多的决心。
回了家,老婆一看他就骂:“才死回来?”边就和往常一样给他做饭。他看着老婆的背影,想起她嫁给自己几年,脾气是不好,可是给自己洗衣做饭,收拾家,病了照管自己,累了给自己烧热水泡脚,还自己闲时熬汤。说说笑笑的时候也有,翻脸挨骂的时候也多,可是,只要想到有这么个人在等着自己,就是个家,钱很多觉得自己在哥乐窟的拒绝美女很对。
吃上热乎乎的饭,老婆吃着他带回的鸭子,眼睛里全是笑意,嘴上说:“死鬼。”对了,老婆眼睛里就是这股子火热劲儿,那些女人身上没有。
这一晚,钱很多在老婆身上很用功。但天明时他发现老婆腰腿上有伤,一问,是下楼梯摔了一下。他给老婆涂上放在小橱柜里备用的银朱,然后说以后自己会在哥乐窟晚上打夜工,专做甜食,什么各种糖呀,甜汤呀,后半夜回来,赚来的钱,给老婆和爹娘,还给他们买好东西。诗月看着他的目光都快燃出火,半天才说了一句话俩字:“死鬼。”嘴角都是笑容。
出家门,看到隔壁搬家,是刘小官人家搬走。见了钱很多,他头一低,犹豫着,钱很多快步走了过去,但又回头大声说“不管去哪里,干啥,别让爹娘不省心就行。”
他买好原料,到父母家歇了会儿,看天色不早就到哥乐窟上工。穿戴好厨师衣帽,在灶台前,他开始熬甜汤,然后又在案板上做糖。桂花糖,杏仁糖,橘子糖,牛乳花生糖,百合莲子糖,忙活完,汗流浃背。不大会儿,管事的匆匆而来:“客人反映很好,你接着做。”他一抹头上的汗,开动。
一个月下来,钱很多觉得自己改名叫钱佷瘦才对。结算工钱的时候,他只觉得心花都开了。直奔琳琅厅,有个头钗,金子的,顶头镶了个绿石头,就像根羽毛很美的,诗月肯定喜欢的。那条绿披肩,毛毛的,娘的肩颈疼,披上会好。看,这双鞋,多好的云头纹,爹会满意,他有老寒脚的毛病,穿上厚底的鞋子一准舒服。工钱所剩无多。


回到家,老婆不在,桌上有饭菜,放下东西,洗手,吃过饭,一头倒在床上就睡。
如月从墙里出来,其实墙上有扇暗门,一推就开。
又一个男人从墙里暗门跟进来。
诗月心疼的看着钱很多的双手,为他小心地上着药膏。
身后的人说:“考验过了,又勤快,又洁身自好,又正派,做的我妹婿,我不再坚持带你走了。你就和他好好过日子吧。”
诗月一翻白眼:“话说的轻巧?就这么要我们俩口子过?我们没钱。”
那人说:“不是说让他去我那里吗?就是看看场子,一个月好多工钱,又可以认识有钱有权的人,多好。”诗月冷笑一声:“哥乐窟,什么好地方。他一回来就骂,说那是个吸人血的地方。他才不会去。”

共 65 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哥乐窟,一个人间的天堂,处处华美,如梦似画。这是一个发生在销魂窟里检验人性的故事,若你置身其中,又会怎样?啥叫富贵?家人自己都健康,啥叫奢侈?全家平安就知足。有吃有穿,便是幸福。读完小说,获益多多。推荐阅读,问好作者。【编辑:上官竹】
1 楼 文友: 2011-08-25 19:19: 4 一个传奇一样的故事,揭示的主题发人深省。欣赏! 联系QQ:1071086492下肢瘫痪有知觉吗
婴儿有眼屎
复方木香小檗碱片是什么药
宝宝脾虚怎么调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