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魂战天下 第七百零七章 铜钟画卷

发布时间:2019-10-12 17:44:14

魂战天下 第七百零七章 铜钟画卷

铜钟不过巴掌大小,在那铜钟之上,并没有什么奇异的纹路,更没有任何的符文。看起来,甚至还没有一个灵兽的铃铛来得大,甚至于如果将其放置在房门之上,绝对会被人认为只是一件风铃。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普通的铜钟,却是直接将空间禁锢,让在场的所有人难以动弹。唐羽心中凛然,双目突然变得深邃悠然,许久之后眉头一皱,看着那铜钟眼中光芒闪烁。本以为禁锢这空间的是那铜钟之上散发的威压,但是仔细观看之下,才发现禁锢着虚空的是一股空间之力。而这一股空间之力,正是从那铜钟所在之处散发而出。整个禁锢的范围极广,近乎遍布方圆百里。从那铜钟之上,传出一股股与玄帝相似的气息。

这一股气息,唐羽极为的熟悉,的确是玄帝的气息没错。然而,相比起唐羽记忆中的玄帝,这一口铜钟显得颇为的外放,不曾内敛。唐羽不知道这一口铜钟为什么会出现在此,但是却可以肯定,这一口铜钟必然是玄帝还没有达到唐羽记忆中的地步之时,所拥有的东西。

“得道前的宝物,不知道这口铜钟跟随前辈到了什么地步。不管到了什么地步,这口铜钟都是难得的秘宝,能够禁锢空间,这相当于拥有着施展空间之力的手段。”

空间、时间、生死……这三种力量最为不寻常,掌握其中任何一种,都足以称为同阶无敌。但是,这三种力量过于罕见了,唐羽的天地烙印有所缺失,所缺的就是这些奇异的力量。空间之力唐羽虽然有过接触,但是却连皮毛都算不上。与这铜钟所散发的相比,根本就不可同日而语。

更让唐羽心中惊愕的是,在这铜钟出现的时候,他体内的圣魂珠居然有所反应。这种情况极为的罕见,就连当初得到息壤之时,圣魂珠都没有这么剧烈的反应。

“前辈的东西,决不能落入这些人的手中。”唐羽心中一沉,咬着牙,抵挡着这一股空间之力的禁锢,想要挣脱开来。

唐羽的目光不时的流转着,看向四周的虚空,想要寻找最为脆弱之处。然而,却没有如唐羽所愿,他没有找到这空间的脆弱之处。整个空间被禁锢得坚若磐石,让人无从下手。

而其余众人先是一脸火热的看着那铜钟,等到回过神来之时,脸色却是变得苍白。他们没有办法挣脱禁锢,犹如任人宰割的羔羊,如果这铜钟镇压的话,在场之中无人能够抵挡。

“当……”

就在众人骇然之际,一声清脆的声响涌现,那铜钟摇动,散发出一股浩瀚天音,一股肉眼可见的声波更是弥漫开来。那声波的涌现,让更多的人脸色一变。这是无上秘宝,以声波进行屠戮,绝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毕竟是帝尊的宝物,展现开来,无人能够抵挡。

然而,声波横扫之下,从所有人的体内穿过,却没有对任何人造成丝毫的伤害。与那禁锢着众人的空间之力一样,这铜钟并没有伤害任何人。

甚至于,那一道道声波,更是在一些人的身上停留,居然没有扩散开来,而是围绕着一些人许久之后,才直接消散。

这些人,无一例外的全是少年至尊,其中自然有唐羽。除了唐羽之外,还有那翟让以及一些来自其它传承的少年至尊。这更像是在筛选,在选择着玄帝的传人一样。

这种情形落入那些圣者眼中,脸色都是一沉。如果真的是筛选玄帝的传人,那么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无论是资质还是潜力,少年至尊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只是,令人惊愕的是,在少年至尊之上停留最久的,不是在唐羽身上,而是在翟让身上。

这情形不仅让所有人一怔,更是让翟让一阵狂喜。一个帝尊的传承,甚至成为这帝尊的传人,这绝对是难以想象的殊荣。纵然玄帝早已不存在,但终究也是帝尊强者。

唐羽则是脸色一沉,虽说猜测着铜钟是玄帝得道之前的宝物,但是偏偏选择了翟让的话,也实在让他不爽。

“这破铜烂铁,怎么说我也和前辈认识,资质天赋潜力各种在这家伙之上,难道真的会选择这个混蛋不成。要真是这样,我还不如将这传人灭了,想必前辈他老人家不会介意的。”

唐羽心中忍不住腹诽着,事实上,他若是真的将这传人灭了,唐羽也有自信玄帝知道也不会怪罪他。唐羽不知道这铜钟选择的标准是什么,但是以这翟让的心性,以及那甘愿成为他人之奴的情形,玄帝如果知道了,指不定第一个把翟让给灭了。玄帝的孤傲,绝不会允许自己的传人甘愿成为他人的奴仆,并以此沾沾自喜,甚至于就算只是曾经存在的过去,也绝对不行。

所幸,这铜钟并没有选择真正的传人。而就在众人疑惑,等待着那铜钟的下一步动作之时,一股同样不凡的气息涌现。

这一股气息涌现,让所有人的脸色都是一变,这一股气息比起那铜钟只强不弱,在无尽的虚无之中,一幅画卷凭空而现,这画卷铺开,犹如遮天蔽日一般,巴掌大小的铜钟与之相比,犹如尘埃一样。

在这画卷涌现的一刻,天地间那一股禁锢的力量顿时消散,一声巨大的钟响中,一圈圈涟漪四荡开来。只是,令人惊愕的是,那一圈涟漪并非朝着四方扩散,而是涟漪与涟漪之间相连在一起,化成一口飞剑,朝着上方的画卷斩去。

画卷展开,卷纸之上模糊一片,如同一片混沌。整个画卷几乎涵盖天地,从那混沌之中,缓缓落下一颗大星。那大星涌现,犹如真实的天上星辰,落下的瞬间,压得所有人有种强烈的窒息与绝望之感。

然而,那涟漪所化飞剑,却是凌厉无比,斩杀之间,直接将那大星斩碎。只是,在那大星被斩碎之际,从那朦胧的画卷之中,再次落下一颗颗的星辰。

一口飞剑斩碎天地,没有多么花俏的招式,只有最为纯粹的斩击,一剑一剑的将那些落下的星辰斩碎。

乱石穿云,碎裂的星辰化作流星雨,朝着地面之上砸落而去。其中有一颗星辰并未被斩落,而是被荡了开来,落在远方,一声巨大的轰响之中,整个天地怒风呼啸,那星辰所落下之处,直接涌现一个巨大的深坑。

看着那巨大的深坑,所有人吞了吞口水,目光不由朝着之前他们所见的深坑望去。如今他们可以肯定,在他们到来之时,这两件秘宝已经交过手,那深坑正是两人交手造成的。

“我明白了,这两件秘宝本来交手之后,已经离开了这片天地,于另一片虚无之中交手。那虚无与这片天地只有相隔一线,本来不会这么快出现。可是,之前的一战,这片天地的空间被打碎,形成了这一片的虚无。使得它们交手的地方,与这片天地再次相连。在这片范围没有彻底成为虚无之际,这两件宝物难以出现。”

有开花的圣者看着那两件宝物,震惊的呢喃道:“原本因为他那强绝一击的缘故,两处地方始终有着隔阂,难以真正的相连在一起。可是,那最后一片地方被打碎,使得两处地方彻底的相连,使得这两件宝物真正的显化了出来。”

所有人的脸色一变,神色复杂。他们为了这片天地的造化而来,其中就包括了对玄帝宝物的觊觎。可是,这两件宝物太过超凡了,卷入两件宝物的争斗之中,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要造化,也得有命享受才行

,没有了性命,造化根本没有意义。

而那圣者的话语,也解释了之前所发生的一切。那一口铜钟,正是在唐羽显化的一界被彻底击毁之后才出现的,相隔不过几息的时间而已。

“那刚刚那一口铜钟是什么情况,那如同在寻找传人般的动作算什么?”有人疑惑的道。

那开花圣者开口道:“这两件秘宝都是难得一见的宝物,但是宝物终究只是宝物,如果能够得到魂师的加持,会让秘宝的威力再次有所提升。依我看,那铜钟不是这画卷的对手,刚刚就是在寻找能够使用其的人。”

说罢,那圣者的目光不由朝着翟让望去。刚刚那散开的涟漪,在翟让身上停留的时间最长,显然他最符合那铜钟所要寻找的人。

翟让神色一怔,看着那铜钟,眼中带着火热。这是一件秘宝,更蕴含着帝尊的传承。这一件秘宝在手,镇杀开花圣者都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一想到此,翟让的眼中顿时一狠,看着唐羽的目光,流露出了难以抑制的杀意。有这件秘宝在手的话,他要镇杀唐羽,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咬牙之下,翟让身形一动,朝着那铜钟而去。半途之中,翟让一声怒吼,灼热的气息散发而出,整个人被火焰所笼罩,如同火神一般。那火焰由符文所形成在朝着那铜钟而去的时候,那铜钟略微一颤,随后竟然也朝着翟让而去。

北京华博医院网站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有哪些医生
北京华博医院路线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导医台电话
北京华博医院如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