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万古邪帝 第296章 大战爆发 寻邪

发布时间:2019-09-12 12:39:59

万古邪帝 第296章 大战爆发 寻邪

当徐莽四人泣血回归时,神朝北域十二大城早已大乱。『『Ω『文学『迷ㄟ.*

因为中、殇二州固定了无数年的大战,这次竟提前数月开启,长数百万里的天拓海峡,十二座大城防区,全都涌现出殇州魂修的数千万大军。

每个大城防区的阴魂大军,都由少部分阴魂将领军,数十万阴魂丹士坐镇,指挥数千万阴魂煞士和阴魂兽,朝中州北域汹汹压来。

事出诡异必有妖,天拓军四大军王不敢怠慢,千万天拓军军士严阵以待,但他们又不敢轻举妄动,只能频频放出精英斥候探查敌情,同时上禀朝廷联络死营。

死营作为如今神朝第一军,只尊皇命,四大军王职务再高,也只能等皇帝下旨,才敢与死营高层接触。

此事重大,神皇下旨死营后六营全数出动,其中中三营去向未明,后三营共计九千军士,分别驻防十二大城防区。

不过稍显诡异的是,天拓城并非十二城形势最严峻的防区,死营后三营的军令上,却有三队七营军士、五队八营军士,一队九营军士驻防。

要知道,死营每一营也仅有三十个大队,瞎子都能看出死营后三营的重心在天拓城,但这是死营的部署,饶是各军军王,也只能将疑虑或者不满装进肚子。

天拓城。

传送阵周围万丈已经戒严,数万天拓军军士不敢有丝毫怠慢之心,双目炯炯有神地看向传送阵。

另有二十多位天拓军高层肃容站立,同样看向传送阵。

轰轰轰

传送阵上,一道道乳白光芒绽放,透过白芒,能隐约看到无数狰狞黑甲。

“那是死营的军甲,即便是九营的人,至少都是绝阶真器”

“死营的终于来了”

“不知是几营的”

短短片刻,一股汪洋般的威压便覆盖了传送阵,继而朝四面八方扩散而出,数万天拓军军士登时被吹得人仰马翻,那二十多位高层也是身形不稳,脸色白。

如雷的脚步声响起,一位位黑甲军士走出传送阵,个个眼神如渊,面容冰冷,仿若天塌地陷也无法另他们变色,举手投足间虚空震荡,一呼一吸间惊雷滚滚。

“丹,丹劫境,是七营”

天拓军高层没想到先来临的,居然是七营的军士,连忙疾步上前,却见七营三百军士齐齐转身,看向传送阵。

所有人一怔,难道有大人物来

就在此时

,传送阵再度亮起,又是一群黑甲军士走出,领头的不是别人,正是九营大队长王海。

王海刚走出传送阵,便看到了七营的三百人,心中一惊,赶紧小跑上前抱拳一拜,正欲开口,耳边却响起雷声。

“滚开”

“是”

王海吓得直哆嗦,毫不犹豫领着自己的百人队退到一旁,心惊肉跳地看向传送阵,暗道:“看七营这架势,莫非死营真正的高层会出现”

所有人都被七营的举动吓住了,有个心思活泛的高层当即溜走,直奔天拓军大营,若真有死营高层乘传送阵而来,也只有四大军王勉强够格迎接。

不久,传送阵第三次亮起,未等众人看清,四道散无尽气势的人影飞遁而出,竟顾军城不得飞行的规矩,直接跳上神睚,一跃飞空。

随后,剩下的数百人也有学有样,直追神睚而去。

“是,是八营的人”

众人呆住,而刚刚赶到的二军王裘勇也蹙起了眉头,心中怒意微动:“哼,这徐莽简直胆大妄为,敢坏我天拓城规”

话音未落,神睚上一声爆吼响彻天拓城

“七营听令,目标天拓海峡第二海梯甲字二百六十号岛,全进”

传送阵外,掉了一地的眼珠子。

没听错吧

神睚上八营的人,居然朝七营下令

没见刚刚九营的一位大队长,被当成球喝来喝去的么

就在众人目瞪口呆之际,又是三声惊雷响起,这下,连裘勇都变了脸色。

“遵令”

三百人登时腾空飞遁,直追神睚

王海和身后九十九人,全是一副双眼暴突的惊恐表情,他们身为死营军士,比外人更清楚各营间的等级压制。

在八营面前,他们九营的人是连猪狗都不如的垃圾,在七营面前,八营同样如此

但眼下这一幕,彻底颠覆了他们素来的认知。

“队长,我,我们怎么办”

听见手下弱弱出声,王海也是一惊,是啊,本来他们应该听从七营的指挥,结果七营的却听了八营的军令跑了,他们是去是留

“走”

王海打定主意,无论军令是什么,只要跟着七营准没错。

不过他们可不敢当着裘勇的面儿飞遁,只得撒丫子跑出天拓城,然后朝天拓海峡第二海梯甲字二百六十号岛飞遁而去。

天拓海峡被分为四大海梯,每一海梯又被分为甲乙丙丁四大海阶,每一海阶的海岛都有着独一无二的编号,其中甲字海阶最外,丁字海阶最里。

徐莽四人遇到阴魂将的地方,便是甲字二百六十号海岛。

当四人临近第二海梯时,绝望了,他们根本去不了邪天所在之地。

因为此刻的第二海梯,已成永夜,哪怕是七营军士进去,也只有死路一条。

“该死”

面色苍白的天伤,狠狠捶了下神睚,心痛得全身抖。

“拼了命老子也要杀进去,否则大爷枉为人”徐莽的声音里满是哭腔。

纵然知晓徐莽这话不切实际,三人也没有反对,他们何尝不想痛痛快快地杀进去,可杀进去又能如何

能救出深陷永夜长达五个时辰的邪天么

不能。

纵然邪天缕缕在他们面前上演奇迹,但如今的局面,远不是什么奇迹能够改变的

除非邪天是真人。

可邪天是么

不是。

纵然邪天有瞬杀阴魂将的底牌,可既然是底牌,能出几次能杀尽那百余阴魂将么

不能。

邪天,或许死了,或许,还不是或许,而是

“我不相信他就这样死了”

天伤的泪水怎么也抹不干,如他这般的大家族嫡系子弟,从小除了修炼,所受的教育满是冰冷无情,如今这种无情,被邪天撕得稀烂,露出了罕有的、却极度珍贵的真挚之情。

“我也不信”

“不信”

徐莽四人不约而同踏出神睚,面朝永夜。

“邪天若你死,我四人立誓,以整个殇州祭奠你”

四句话音落,天地有感,魂誓成

王海带人刚刚赶到时,就看到七八营的军士原路返回,顿时愕然。

当然,让他呆滞的并非七八营古怪的举动,而是那句引得天地有感的魂誓。

“邪天祭奠”王海不敢置信地呢喃道,“邪天,死,死了”

...

拉肚子快速止泻的办法
尿路结石的保守治疗方法
功能性消化不良调理
厌食症初期的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